恩佐的左邊世界

關於部落格
恩佐的消息,與你一起拆解恩佐
  • 1121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繼續閱讀

繼續閱讀

2010

<p>氣象新聞對我來說算是頭條。</p><p>今年冬天似乎不是暖冬,因為家中沒有任何暖氣設備,上一波的寒流真有冷到。</p><p>身體冰凍的感覺真是不好受,差點就直接下樓到附近電器行扛一台暖爐回家....<br />但是沒這麼做,是節能減碳嗎? 好像也不是。<br />就是覺得冷應該不會持續太久,能省就省。</p><p>不過身體的冷可以藉助科技,心裡的冷卻不是一台暖爐可以解決的。<br />三十幾歲應該是一個美好的年紀,不過,卻是真容易寂寞的年紀啊 !</p><p>這種冷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離開?</p><p>找個人同住 ?&nbsp; 養隻小狗 ?&nbsp; 還是藉助大師的心靈 ? <br /><br /><br />我希望一覺醒來有個可愛的女兒。<br /><br /><br /><br />一年又要過去了,跨年夜的倒數好像成為一代又一代小孩成長必經的儀式。</p><p>如果有幾個好朋友在家裡一起吃火鍋,那麼就算沒有煙火也不會遺憾吧。</p><p>跨年夜是兒童節、是情人節。<br /><br />但是不管年齡的數字怎麼加一,願望如何的更換。<br />對來年,永遠都在期待著。<br />&nbsp;</p><div style="text-align: center"><img alt="" style="border-top-width: 0px; border-left-width: 0px; border-bottom-width: 0px; margin: 0.7em 0px; border-right-width: 0px" src="http://pics9.blog.yam.com/26/userfile/t/tellenzo/blog/14b37974b4f46a.jpg" /></div>&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nbsp; <span style="font-family: 標楷體"><span style="font-size: x-small">攝影者:一方&nbsp;&nbsp;&nbsp; 地點:東京葛西臨海水族園</span></span>
繼續閱讀
                                                    攝影者:一方    地點:東京葛西臨海水族園" meta-author="tellenzo"> 分享至facebook

<p>今天很巧合的<br />有兩则新聞都跟毛有關</p><p>1.「我要露腋毛」,台大女生倡解放運動</p><p>一位十九女生因為染髮<br />造成頭皮毛囊壞死<br />在無法克服心理的創傷下燒炭自殺</p><p>你們說這兩則新聞的共同點在毛嗎?<br />在我看來<br />真正的共同點不在毛<br />而在一個問題 審美觀</p><p>所謂的美醜的認定<br />是約定成俗的東西<br />從來就是人為大量加工後的產物</p><p>為什麼我們會認為<br />頭上少了一搓毛或者女生腋下多了一搓毛不好看?</p><p>這完全不是毛的問題</p><p>是因為我們的審美觀已經被設定了<br />就像一台機器一樣只能照著程式來運行<br />來識別哪個部分該有毛哪個部位不該有毛</p><p>一個很簡單的思考<br />原來有毛的地方為何不該有毛?<br />無法有毛的地方為何得要有毛?</p><p>誰規定的?</p><p><br />所以女生可以露腋毛這一個訴求<br />我非常贊成</p><p>如果台大女生這個活動<br />是對這個時代美醜的既定觀念所開的一槍<br />是很有意義的事</p><p>但可惜的是<br />如果扯到女權<br />那麼我就覺得格局或許小了一點</p><p>而更可惜的<br />她們連露出真正腋毛的勇氣也沒有</p><p>有點理不直氣不壯的感覺</p><p>&nbsp;</p><p>有些媒體的結論是<br />腋毛到底露不露?個人、社會觀感中取平衡,衛生問題似乎比較重要。</p><p>聽起來似乎頗為持平<br />但就我看來只是用看似理性的言語來包裝老舊的思想罷了</p><p>因為我要說<br />這活動的發起政部就因為觀感需要改變<br />而腋毛歸腋毛&nbsp; 個人衛生歸個人衛生<br />這完全就是兩件事情</p><p>有人說<br />你有留腋毛的權利<br />但也請尊重我有認為醜的權利</p><p>我們的審美觀已經被設定了<br />當然我自己也是被設定了的一個<br />在我還無能解讀這個世界的年紀時<br />程式就一點一滴的在我的腦袋裡寫下</p><p>然而美醜觀這種程式是不停在更新的<br />如果它有一個大方向<br />我期待它是往崇尚自然的方向走去</p><p>如果真是如此了<br />即便被設定了的我<br />也會用我理性<br />努力的去更新我的設定</p><p>若能因此<br />那麼肥胖&nbsp; 矮&nbsp; 粗腿&nbsp; 禿頭&nbsp; 暴牙等等與醜畫上等號的身體現象<br />才能真正的除污的時候</p><p>比起露腋毛<br />我比較關心那個少女</p><p>我想是集體被設定好了的我們<br />一起殺死了那個少女</p><p>這樣說或許很嚴肅</p><p>我們都擁有了認為那是醜的權利<br />這無庸置疑</p><p>只是<br />為什麼我們認為那是醜</p><p><br />或許我們乾清理的不是腋毛<br />到底是身體衛生的問題<br />還是思想衛生的問題呢??</p><p>&nbsp;</p><p><br />&nbsp;</p>
繼續閱讀

續 我愛死了男人

<p><img alt="" style="border-top-width: 0px; border-left-width: 0px; float: left; border-bottom-width: 0px; margin: 0.7em 1.4em 0.7em 0px; border-right-width: 0px" src="http://pics9.blog.yam.com/26/userfile/t/tellenzo/blog/14b0561d5e6b2f.jpg" /><br /><br /><br /><br /><br /><br /><br /><br /><br /><br /><br /><br /><br /><br /><br /><br /><br /><br /><br /><br /><br /><br />剛寫完兩性議題<br />打開新聞又是廣播女主持人跟男聽眾吵了起來</p><p>這一次的兩性大戰<br />挺激烈的</p><p>最近是怎麼了<br />從香港回來時才覺得台灣的兩性關係相對平和多了<br />一下子卻爆炸了起來</p><p>這次的大戰好像源自最近立委的緋聞案<br />關於這個緋聞我只有兩個想法:</p><p>1. 媒體壞透了<br />2. 爆料的醫生壞透了</p><p>結束。</p><p><br />回到廣播女主持人與男聽眾吵架的事情<br /><br /><a href="http://iamhao.pixnet.net/album/video/114922541#pictop">http://iamhao.pixnet.net/album/video/114922541#pictop</a></p><p>男聽眾 : 男人就是這種生物<br />女人說 : 好,如果我們也這樣做,你們男人怎麼想?<br /><br /><br />其實這種爭論內容挺古老了<br />且是日以繼夜的在世界每個有男女的角落重複著 <br /><br />關於男聽眾的論點其實豪無新意也很好回答:<br />男人確實是本能想散播精子的生物<br /><strong>但不等於:</strong><br />在人類的的社會裡,男人可以因此任意散播精子<br /><strong>也不等於:</strong><br />在人類的的社會裡,所有散播精子的行為都是該被女性接受<br /><strong>更不等於:<br /></strong>在人類的的社會裡,哪怕是私利考量上,男人對於所有散播精子的行為沒有認為有自行約束的必要。<br /><br />真正一直在&quot;<strong>演化&quot;&nbsp;</strong>的<strong> </strong>,恐怕是人類社會對於散播精子行為的共同認定為何?<br />男人當然也必定會在這樣的演化裡演化。<br />也因此<strong>&quot;雄性本能&quot;</strong>在此根本毫無意義<br /><br />(不過我是認為他真正要談的應該是性的去道德化,只在搞到最後自己都亂了, 結果像在幫男人外遇脫罪似的。)<br /><br />(至於女主持人說:&nbsp;&nbsp; 沒有飯吃、小孩沒人管、沒人洗衣服、沒人擦地板,看你們男人怎麼辦。<br />似乎也忘了女人現今的&quot;演化&quot;,我得偷偷說&nbsp;, 對許多新一代的男人來說,真的沒有差。)<br /><br />但我總覺得真正的問題是<br />女人用類比的方式去反駁男人並不是一個好方法<br />因為男人與男人都無法類比<br />何況是男人與女人<br /><br />我來提供關於&quot;&quot;平等&quot;&quot;這方面,一點另類的思考。</p><p>假設你的男人去嫖妓<br />妳絕對不要以為妳也去嫖妓那麼大家就平手了</p><p>因為他嫖妓的時候很開心<br />但妳嫖男妓的時候,恐怕開心不到哪裡去。至少,在這個時代還是如此。</p><p>妳應該去尋求妳真正能開心而他也會痛心的方式<br />這才是報復,那才接近所謂的平手。<br />( 至於方式是什麼? 因人而異,並且我也不鼓勵。)</p><p>&nbsp;</p><p>不知道是不是老天逼著我要去思考<br />這陣子我的收音機左轉右轉老遇到這種題目<br />也好像都是這樣的內容</p><p>我在想所謂&quot;男人的愚蠢&quot; 確實是存在的<br />你看看女權意識已經開啟幾十年了<br />關於女性創作者所創作的兩性書籍&nbsp; 電影&nbsp; 小說&nbsp; 或戲劇也都到處可見</p><p>當女人已經開始大聲的說出 &quot;我要什麼&quot; 的時候<br />面對這種呼求<br />做做樣子的男人很多<br />技巧純熟的男人也多了<br />但是認真以對的還是有限</p><p>男人恐怕還要一陣子才能把這樣的聲音, 當作像政治、經濟、哲學,甚至是&quot;散播精子&quot; 一樣的重要吧。<br />或許這才是女人真正的悲哀</p><p>女主持人說: &quot; 你們男人這麼做,那我們女人也來這麼做。&quot;</p><p><strong>女人不必跟男人學習<br /></strong>因為學習男人<br />最後依舊是失去自己的主體,終舊也還是男人的附庸。</p><p>女主持人說: &quot; 我們女人要Fight!!! &quot;</p><p><strong>女人不要Fight</strong>,<strong>女人要Peace</strong>。<br />女人永遠不要忘了<strong>溫柔體貼</strong>與<strong>愛的能力</strong>才是女人最強大,也最偉大的力量。</p><p>擁有這種特質的男人是不是逐漸在增加??<br />如果妳的答案是肯定的,<br />那麼就表示男人正逐漸的在學習在進化。<br />或許他們開始聽見了<br />也或許<br />他們已經在思考。</p><p><br />其實我有點搞不懂爲什麼要來湊這場熱鬧<br />但我似乎也湊了</p><p>偶爾我總是希望有些一起思考的夥伴<br /><br />但我決定暫時把這個議題結束<br />就連心裡也是</p><p>請妳們相信<br />我在心裡思考的比寫給你們的複雜多了</p><p>因此我要去平衡一下</p><p><br />這週末我想約我的女性老友們再出來喝咖啡<br />我要重新感受一下兩性愉悅的互動</p><p>兩性愉悅的互動<br />我喜歡這樣的感覺<br /><br />我是真心的<br />喜歡這樣的世界<br />&nbsp;</p><p>&nbsp;</p><div style="text-align: center"><img alt="" style="border-top-width: 0px; border-left-width: 0px; border-bottom-width: 0px; margin: 0.7em 0px; border-right-width: 0px" src="http://pics9.blog.yam.com/26/userfile/t/tellenzo/blog/14b0561fa23b2e.jpg" /></div><p><br />&nbsp;</p>
繼續閱讀

我愛死了男人

<p><br /><br />週末早晨打掃家裡的時候<br />廣播女主持人的話題又是男人</p><p>這一次的call in 題目是&nbsp; &quot; 男人為什麼這麼賤 ? &quot;<br /><br />不知道這些拿著麥克風的人<br />她們的人生際遇到底有多慘?<br /><br />但我挺想跟她說<br />妳的題目應該訂得更精確一點</p><p>例如<strong><br />&quot;<span style="color: #ff0000">我</span>的男人為什麼這麼賤 ? &quot;<br /></strong>或者<br /><strong>&quot; 為什麼<span style="color: #ff0000">我</span><span style="color: #000000"><span>所</span></span>遇到的男人,會讓我感覺男人這麼賤? &quot;<br /><br />──</strong>─那個&quot;<span style="color: #ff0000"><strong>我&quot;<span style="color: #000000">的探索</span></strong></span><span style="color: #000000"><span>如果成為</span></span>問題的主軸&nbsp;&nbsp; 那麼就極富教育意義了<strong><br /></strong><br /><br />不過我很忙&nbsp; 也沒有真的建議她&nbsp;&nbsp; 因為我得繼續打掃</p><p><br />在那一個小時姐姐妹妹熱烈的討論裡<br />我一邊在聽&nbsp; 一邊想著:<br /><br /><strong>自我中心果然永遠都是戰爭的起因</strong><br /><br />這些女人或許沒有想過<br />女人指責男人不夠體貼的分貝正逐漸在拉高中<br />然而自己與生俱來的體貼能力有沒有正逐漸在弱化?<br /><br />這些女人可能無法相信<br />當她們看不見兩性先天與後天的差異的同時<br />她們已經和她們口中的賤男人<br />成為了同一種生物<br /><br /><br />當然我知道<br />很多時候人並不想思考太多<br />只想要有幾秒鐘簡單的大吐一口怨氣罷了</p><p>只是<br /><br />我更喜歡某個我忘了名字的名女人說過的<br /><strong>&quot;我愛死了男人&quot;</strong></p><p>雖然我不知道愛死了男人是什麼感覺<br />或許是因為我的基因只讓我能愛女人</p><p>但我喜歡這句話<br />這讓我有世界和平的感覺<br /><br /><img alt="" style="border-top-width: 0px; border-left-width: 0px; border-bottom-width: 0px; margin: 0.7em 0px; border-right-width: 0px" src="http://pics9.blog.yam.com/26/userfile/t/tellenzo/blog/14b02dcd54df7a.jpg" /><br /><span style="color: #0000ff"><span style="font-size: x-small">&nbsp;<span style="font-family: simhei"><span><span><span>備受女性主義推崇的Janis Joplin&nbsp;&nbsp;她愛死了男人&nbsp;<br /></span></span></span></span></span></span><br /><br />是的&nbsp; 我也愛死了女人<br /><br />兩性不需要戰爭<br />兩性只需要理解</p><p><strong>因為我們從來<br />都是彼此需要的<br /></strong><br />&nbsp;</p>
繼續閱讀

<font size="2"><div style="text-align: center"><img alt="" style="border-top-width: 0px; border-left-width: 0px; float: left; border-bottom-width: 0px; margin: 0.7em 1.4em 0.7em 0px; border-right-width: 0px" src="http://pics9.blog.yam.com/20/userfile/t/tellenzo/blog/14acf6c4f7aee3.jpg" /></div><br /><br />夜裡,讀完恩佐的最新繪本《寂寞長大了》。闔上書本的那一刻,我竟熱淚盈眶,不知是這段日子以來的情緒累積?還是因為他不經意觸動了我最深的寂寞?莫名的眼淚一股腦衝出,像洪水來襲般瞬間沖斷理智的橋樑。橋樑斷裂的那一刻,我卻意外和素顏的腦袋相遇,少了聰明的分析,少了華麗的情緒,也少了偽裝的堅強,才看見過往的陰暗始終如影隨形:我依舊是那個對自己充滿困惑,對世界缺乏安全感的小女孩,即使和我最喜歡的小熊坐在美麗的花船上,我還是擔心綁住船身兩端的氣球會忽然斷裂,船會失去平衡,我會被拋到無邊的深海裡,會因為害怕而忘了我早已學會游泳。然後,就此溺斃,並和我最愛的小熊從此失散,永遠分離。   </font><p><span style="font-size: 10pt">後來我才知道,那與生俱來,深不見底的恐懼,原來是,寂寞。寂寞的範圍無邊無際,遠比想像中更廣大,包括夢想的毀滅,愛的匱乏,與思考的侷限,以及所有心中所想,卻無人能懂的微妙感受。這種感覺從小就在心底生根,隨時發病,沒有特效藥,它一直潛伏在體內,和我的身體一起長大。每個人小時候必寫的作文題目『我的志願』,恩佐:</span></p><p><span style="color: #0066cc"><span style="font-size: x-small"><span style="font-size: 10pt">『我的志願根本不是什麼科學家或飛行員,更不是醫生或律師,我的志願就是不要枉費我只有一次的人生&hellip;&hellip;&hellip;&hellip;』</span></span></span></p><p><span style="font-size: 10pt"><span style="font-size: 10pt">&nbsp;</span><a href="http://photo.pchome.com.tw/aiyung/124575755271"><span style="font-size: 10pt"><img alt="" src="http://link.photo.pchome.com.tw/s03/aiyung/1/124575755271/" border="0" style="width: 468px; height: 302px" /></span></a><span style="font-size: 10pt">&nbsp;<!-- more --></span></span><span style="font-size: 10pt"> </span></p><p><span style="font-size: 10pt">&nbsp;</span></p><p><span style="font-size: 10pt"><span style="font-size: 10pt">小時候的我,沒有恩佐這麼聰明,我還不知道人生是什麼?但相同的是,我也沒有偉大的志願,看著每個小朋友神采飛揚的寫著源源不絕的夢想,只有我困惑的不知如何下筆?我很想問:長大以後,沒有夢想真的不行嗎?老師認為我不用心想偷懶,但事實上是,我真的不知道將來的我想做什麼?我不認識未來的我,又怎麼替「我」決定想做的事?我只是比較坦白而已,卻因此被貼上問題兒童的標籤。小學時,每學期的評語千篇一律都是:文靜乖巧,不夠用心,尚待努力。天知道我已經儘量把層出不窮的困惑放在心底的小抽屜裡了,大人答不出來,我就不問,反正和別人一樣就好。還有,我真的沒有不努力,我以為,我只是不夠聰明而已。 </span></span></p><p>&nbsp;</p><p><span style="font-size: 10pt">習慣無風無浪的長大以後,我發現,只要我不多想,我的書一樣可以唸得很好,不斷往上的學歷,是榮譽的象徵,表面看來漸漸走向光明了,但實際上內心的陰影卻不斷向深處擴散,不知不覺中,我遺失了珍貴的反叛能力,反叛不僅止於背對,還包括思考,和對自己的影響力。唯一不變的是,長大以後的我,延續小時候的恐慌,始終不清楚自己的夢想是什麼?遊走在現實與夢境邊緣,像懸在半空的空中飛人,不知要重返地面?還是義無反顧的往雲端走?就這樣危險的停在半空中,不上不下,不高不低,沒有極致的好,也沒有谷底的壞,說來真令人感傷啊!我也終於明白了恩佐所說:</span></p><p><span style="font-size: x-small"><span style="font-size: 10pt"><span style="color: #0066cc"><span style="font-size: 10pt">『人不管得了第幾名,終究還是有許多難題。當你困在黑暗中,曾經你埋怨著是誰把你困住了,可是現在呢?是不是你困住了自己?』</span></span></span></span></p><span style="font-size: small"><p><span style="font-size: 10pt"><span style="font-size: 10pt">&nbsp;</span><a href="http://photo.pchome.com.tw/aiyung/124575755354"><span style="font-size: 10pt"><img alt="" src="http://link.photo.pchome.com.tw/s03/aiyung/1/124575755354/" border="0" style="width: 468px; height: 305px" /></span></a><span style="font-size: 10pt">&nbsp;</span></span></p><p><span style="font-size: 10pt">人生的難題總有寂寞如影相隨,害怕一個人站在風雨中的寂寞,於是我選擇扼殺自己與眾不同的想法,那些被壓抑的想像,如同天際間那些開始起飛卻不幸墜落的氣球,因為我不相信它會一直往上飛,卻沒想到恐懼才是它墜落的真正原因。當我埋怨自己受困於此,難以展翅高飛時,卻忽略了是我自己不願離開溫暖的羽翼,是我自己剪斷了飛行的翅膀,把冒險和死亡劃上等號,因而看不見死亡的另一端也許是重生。後來我漸漸明白,不敢飛翔,夢想只能無聲墜落,安於恐懼,寂寞也不會因此減少,減少的反而是快樂與自信。我意識到這世上能困住自己的,真的只有自己,於是,我試著把所有的藉口都丟棄,當我不再把樂觀向上當成人生的真理,我反而發現了悲觀的力量比想像中更踏實,也比想像中更光亮。就像恩佐說:</span><span style="font-size: small"><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font-size: small"><span style="font-size: small"><span style="font-size: small"><span style="font-size: small"><span style="font-size: medium"><span style="font-size: small"><span style="font-size: small"><span style="font-size: 10pt"> </span></span></span></span></span></span></span></span></span></span></p><p>&nbsp;</p><p><span style="font-size: x-small"><span style="font-size: 10pt"><span style="color: #0066cc"><span style="font-size: 10pt">『當你了解了黑,也才能發現白的存在,你不必勉強自己只面向光明,你應該同時看著黑暗。』</span></span></span></span></p><p><span style="font-size: 10pt">能在黑暗中安然張開雙眼的人,一定能看見幽暗深處始終存在的微小亮點,尋著光走,恐懼依舊存在,卻不再是我的全部。</span></p><p><a href="http://photo.pchome.com.tw/aiyung/124575755482"><span style="font-size: 10pt"><img alt="" src="http://link.photo.pchome.com.tw/s03/aiyung/1/124575755482/" border="0" style="width: 468px; height: 303px" /></span></a><span style="font-size: 10pt">&nbsp;</span></p><p><span style="font-size: 10pt">從十歲那年開始,我習慣獨處的空間一定要有聲音,還不知道愛情是什麼?已聽了大量關於情愛的歌曲。有時就開著廣播,即便主持人的聲音離我遙遠,所說的一切也與我無關,我卻因為參與其中,而感到一種莫名的溫暖。其實我並沒有偏愛的節目,我只是喜歡聲音的陪伴而已。幾次夜裡停電,四周一片靜寂,還未入睡的我感到一陣類似恐懼的心慌,明明是自己的家,究竟在怕什麼?那時我不明白,也不知如何排遣心裡的感受?只能任由時間過去,將它收進心裡的另一個小抽屜。現在想來,那應該是寂寞吧!感覺偌大的空間只有我一個人,我不敢說我害怕,只好保持沉默,希望下一秒鐘那些陪伴我的聲音就回來了。長大以後,那個寂寞的黑洞越來越深,我開始用&ldquo;愛&rdquo;填補,每一次戀愛,我總是傾盡所有,渴望變成對方的一部分,似乎只要我有了另一半,寂寞就無法在我心底自由穿梭。可我卻忘了有一天當心裡的另一半消失,只剩一半的我,該如何抵抗更強大的寂寞?所以我的愛,最後總讓我的寂寞橫行無阻,越愛越寂寞,越寂寞越想去愛,這真是個要命的循環,而放縱寂寞的元兇,依然是我。</span></p><p><a href="http://photo.pchome.com.tw/aiyung/124575755685"><span style="font-size: 10pt"><img alt="" src="http://link.photo.pchome.com.tw/s03/aiyung/1/124575755685/" border="0" style="width: 468px; height: 307px" /></span></a><span style="font-size: 10pt">&nbsp;<br /></span><span style="font-size: 10pt"><br /><span style="font-size: 10pt">長大以後的我變聰明了,當然不肯承認&ldquo;寂寞&rdquo;一直在我體內長大,人總要越來越堅強,怎麼可以越來越軟弱?直到我看到《寂寞長大了》的獨家封面,用了大量的紅,僅留四分之一的白,還有躲在紅色布簾後的蒼白男孩,我突然明白了寂寞的底色真的是最燦爛的紅,恩佐:</span></span></p><p><span style="font-size: 10pt"><span style="color: #0066cc"><span style="font-size: 10pt">『寂寞是紅色,是人生的原色。年輕時候的寂寞,是一種想大聲說出來的寂寞。長大以後的寂寞,卻希望自己看起來一點也不。』</span></span></span></p><p><span style="font-size: 10pt">我一直沒喜歡過紅色,總覺得那獨一無二的豔麗彷彿天生的掠奪者,不管你喜不喜歡?都要侵蝕你的視覺。直到我遇見一個喜歡紅色的男孩,MSN的字永遠是不變的紅,他說他最喜歡紅色,當時我沒深究原因,只覺得淡雅的他和鮮豔的紅顯得格格不入。而今,我卻在恩佐的畫裡看見了他真實的樣貌:原來,光彩奪目的美是為了掩飾一點都不強悍的善良自我,極度絢麗的背後是純淨的白,一如他不染塵埃的心。而這樣的白,隱藏在紅色布幕之後,需要更深刻的理解,才能被看見。鮮豔與純白是一體兩面,就像陽光男孩同樣也是蒼白男孩,擁有最強大的精神,也保有最清澈的靈魂,我以為他很驕傲,但他其實很脆弱;我以為他無所謂,但他其實比誰都在意;我以為疏離是他的保護色,但極致才是他的真心話。我只看見男孩心底不斷張揚的紅色,卻忘了撥開紅色布幕,擁抱黑洞深處那受傷的蒼白靈魂,而這,才是男孩真正的底色。一切都怪我太聰明,聰明到忘了放慢速度,停下腳步,只顧著猜測,卻忘了坦誠才是真心最好的歸屬。</span></p><p><span style="font-size: 10pt">以後如果還能遇見,我願意在男孩面前笨一點,即使他說我白癡,我也認了,因為我不想像綺貞唱的:<span style="color: #0066cc">『我開始後悔不應該太聰明的賣弄,只是怕親手將我的真心葬送。』</span>我的真心,還是需要被寶貝啊!如果聰明不能帶來溫暖與愛,那我寧願笨一點,輸一些,也要珍惜男孩因溫暖而發光的笑容。</span></p><p><a href="http://photo.pchome.com.tw/aiyung/124575755725"><span style="font-size: 10pt"><img alt="" src="http://link.photo.pchome.com.tw/s03/aiyung/1/124575755725/" border="0" style="width: 468px; height: 321px" /></span></a><span style="font-size: 10pt">&nbsp;<br /></span><span style="font-size: 10pt"><br /><span style="font-size: 10pt">關於寂寞,我和恩佐恰好相反,很年輕的時候,我努力填滿生活的每一方空間,希望自己看起來一點都不寂寞,也許是因為我覺得說出來也沒有用,只會徒增別人的困擾,就像小時候變成問題兒童一樣。我害怕對人說出內心深處的寂寞,又被人誤解為&ldquo;想太多&rdquo;,我總以為&ldquo;想太多&rdquo;是負面的描述,是對人示弱的情緒化表現。記得幾個好朋友都曾對我說過:『妳明明是容易多想的人,但為什麼妳好像從來不需要任何人?妳心情不好的時候,都怎麼辦啊?』仔細回想,我真的很少主動在朋友面前傾吐自己的負面感受,總是我在聽朋友訴苦,我也很習慣聆聽者的角色。正確地說應該是,我沒想過我可以依賴他們,把他們當成海上浮木,我以為船沉了也沒辦法,只能默默接受可能死亡的事實。直到我看見恩佐為&ldquo;想太多&rdquo;下了一個美好的註解:</span></span></p><p><span style="font-size: 10pt"><span style="color: #0066cc"><span style="font-size: 10pt">『你永遠不必擔心自己所想的,要跟別人不同。因為你生來就比別人多了一項天賦。你應該要有自信,相信想太多就是一種超能力。你只要學會去駕馭。對於想太多的人來說,想就跟呼吸一樣自然。同樣反過來,對於那些不想的人而言,不想也同樣是呼吸。人活著都有呼吸的權力,沒有誰能說誰不正確或不正常。因為真正的正常,莫過於是跟想太多的自己以及想太少的他人和平相處,不是嗎?』</span></span></span></p><p><span style="font-size: 10pt">相信&ldquo;想太多&rdquo;是一種與生俱來的超能力,我突然感到自己瞬間輕盈了起來,就像我現在堅持坐在這裡為這本書寫點什麼,也是&ldquo;想太多&rdquo;的後遺症啊!別人看完,只覺恩佐充滿哲學思考的文句與意謂深長的圖畫有如醍醐灌頂,這樣也就可以了,而我偏偏非寫不可。也許我真正想說的是,我在他長大的寂寞裡,照見了自己的影子,如果書寫是一種陽光療癒的過程,那麼,我真正想療癒的其實是長大以後,依舊時感寂寞的,我。所以,我不再擔心&ldquo;想太多&rdquo;的問題,也不再害怕在別人面前坦露我心底的寂寞,因為我相信這樣的寂寞人人都有,內心的恐懼也不止我,就算只有我,我也不怕了,大不了就被解讀為一個寂寞的人而已。我沒有變得更堅強,&ldquo;想太多&rdquo;偶爾還是像&ldquo;黑色怪物&rdquo;般糾纏我,為我帶來困擾,也常常看見兩個理智斷裂的自己,彼此互毆,搞到最後兩敗俱傷的慘況。我只是學會了面對,當我試著用相反的角度看待事情,我的偏執突然友善了起來,放下一點尖銳,拋開一點自我,發現別人的角度有我前所未見的風景,不一樣的美,其實沒什麼不好。因此,我也學會了用更寬闊的心去面對我愛的人,和我自己。</span></p><p><span style="font-size: 10pt">&nbsp;</span></p><p><a href="http://photo.pchome.com.tw/aiyung/124575755824"><span style="font-size: 10pt"><img alt="" src="http://link.photo.pchome.com.tw/s03/aiyung/1/124575755824/" border="0" style="width: 468px; height: 297px" /></span></a><span style="font-size: 10pt">&nbsp;</span></p><p><span style="font-size: 10pt">很喜歡書裡充滿哲學意謂的簡單文字,沒有對錯,無關好壞,只是為你打開另一扇窗,只要你願意探出頭,就能看見不一樣的景緻。那些色彩繽紛,充滿隱喻的圖畫,是寂寞的延伸,讓無以名狀的寂寞,成為一個又一個深刻的畫面,深深嵌入記憶深處。有一天,我也許會忘了文字,卻永遠記得躲在紅色布簾後的寂寞男孩,和坐在花船上渴望重生的寂寞女孩,然後,我要為他們朗讀其中毫不起眼,卻是我最喜歡的一篇文字:</span></p><p><span style="font-size: 10pt"><span style="color: #0066cc">『我打算從此過得笨一點,畫得笨一點,想得笨一點,穿得笨一點,吃得笨一點,愛得笨一點,快樂得,也笨一點。』</span> </span></p><p><span style="font-size: 10pt">&nbsp;我想告訴他們,什麼都笨一點,寂寞就不會那麼深;什麼都笨一點,愛就會暖一些,什麼都笨一點,世界就會和平一些。由此看來,什麼都笨一點,才是真正的聰明呢!當我這麼想的時候,我知道所有的情緒已趨於平靜,而在寧靜的深處,寂寞長大了,我也長大了</span></p></span>
繼續閱讀

迷宮

<p>新聞說<br />台中最近也要推出上億的豪宅<br />也就是說房屋的昂貴<br />或者說土地的昂貴<br />恐怕漸漸的不再限於大台北地區</p><p>我記得有個房仲廣告<br />裡頭有位中年人很虔誠的在禱告<br />希望愛家的人都能有福<br />但有點諷刺的事<br />自從房仲業開始興起<br />越來越多的人再努力禱告也買不起房子</p><p>總統換了姓房價就漲了<br />股市上升儘管失業率並沒有下降<br />房價還是跟著漲</p><p>套一本書名&nbsp; 真是&quot;二十年來目睹之怪現象&quot;<br /><br />這種時候任何地方推出了豪宅<br />都不代表這塊土地發達了<br />主播唸稿的時候應該抱著憂慮的表情才是</p><p>上一代的人老說<br />你們這一代幸福多了</p><p>這句話只對了一半<br />對於那些習慣依賴的族群來說<br />這句話或許是正確的<br />可是反過來<br />對於任何一個有心想靠自己的年輕人而言<br />這個時代處在隱性的戰亂裡</p><p>在工作種類上<br />這一代的年輕人看似有了更多的選項<br />但這所謂的&quot;機會&quot;只是表面的<br />因為能夠改善物質生活或者逆轉貧窮的選項並沒有增加<br />甚至反而是大幅減少了</p><p>簡單的說<br />也就是<strong>努力與致富之間</strong>的<strong>投資報酬率</strong><br />這一代根本是遠不及上一代的</p><p>因此所謂習慣依賴的族群<br />這裡頭又有多少是迫於無奈的依賴?<br /><strong>幸福</strong>之說 確實有待商榷</p><p><br />我們的大人發明了很多名詞<br />來挖苦這一代的年輕人<br />(關於換了年齡換了腦袋這行為&nbsp; 已經是一種古老的傳統&nbsp; 這邊就不贅述了)<br /><br />所謂的草莓、月光、NEET族<br />不管這樣的形容詞貼不貼切、有沒有道理<br />可是大人別忘了一件事<br />一個社會的樣貌是由大人來決定的<br />此刻<br />我們只看見一個人力銀行大流行的社會<br />這樣的挖苦恐怕<br />只會暴露出自己才是個不敢負責的小孩</p><p><br />新聞說台中最近也要推出上億的豪宅<br />往後高房價不僅限於台北......<br />土地對於人而言<br />似乎越來越不像母親<br />而是一個高傲的美女<br /><br />你進去過豪宅嗎<br />你知不知道它其實很像一座迷宮?<br /><br />你知不知道很少人會告訴你<br />建商蓋了豪宅<br />房仲上電視扮演著專家意見<br />其實都在加速讓這裡變成一座更巨大的迷宮?</p><p>我們破解迷宮的速度能不能趕上建造迷宮的人?<br /><br />這機率微乎其微<br />我們只能繼續陷在一片迷惘中</p>
繼續閱讀

繼續閱讀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