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佐的左邊世界

關於部落格
恩佐的消息,與你一起拆解恩佐
  • 11210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醜人天籟

最近有個綽號叫小胖的人紅到了美國,我在YOUTOBE上聽了"I Will Always Love You"確實很棒。
( 惠妮姐這首歌已經成了一種標的,就好像LOVING YOU裡的海豚音)。
雖然離惠妮姐的境界還差一點點,但素人歌手有的是進步的空間。

小胖這個綽號,代表了"胖"是他全身上下最受矚目的地方,因此他用更令人醒目的部分讓我們轉移。

於是當他站上了國際舞台的時候,我聽到了只會錦上添花的人大談我們台灣虧欠了小胖。
這樣聽起來好像英美比較正義?
可是對不起,我認同大家虧欠了小胖,但苟不能認同只有台灣。

如果沒有選秀節目的興起,保羅帕茲與蘇珊大嬸現在在哪裡?
不要忘了更早之前我們也還有個楊宗緯,只是沒有紅到全世界。

別老是西方西方,他們在這件事上頭,並不比我們高明到哪裡。

不過每當一個醜人天籟令世人驚呼時,我就有一次疑問:
歌聲好跟長相醜到底有甚麼好衝突的?
至少我見過一大把其貌不揚歌聲卻棒透的人。

當我們越驚訝,就顯示了我們以貌取人的觀念有多深。
而驚呼得多遠,就顯示了這樣既定觀念的區域有多廣。

這真是個令人羞愧的測量器啊! 

而據說,
已經有國際唱片公司準備要跟小胖簽約,(這也是會有台灣虧欠說的原因之一)。
另外也有經紀公司有興趣,小胖可能會成為湯姆克魯斯等巨星的師弟。

醜小鴨變成天鵝的古老童話顯然在現實中不斷的被加碼。

這些唱片公司究竟是真心不要可惜了天籟? 還是不要可惜了""商機""?
這有待證明。

而另一個有待證明的是,
孔慶祥大家或許已經忘了,但醜人天籟是最新最夯的流行娛樂,
他們能紅多久?  也會證明我們(包括我)是真心的記取" 暮鼓晨鐘的教訓 " ? 或者真心的被流行給左右?

我始終對保羅帕茲與楊宗緯有較高的敬意,畢竟他們算是這種流行的拓荒者。

拓荒者最了不起的就是在荒漠中依舊保持著前進的勇敢與熱情。
我常常在想如果沒有選秀節目的機緣,他們現在是不是還在世界的某個角落揮汗練唱著。
而眼前看到的那片土地到底有多荒涼?

可是還有無數的楊宗緯或者保羅帕茲可能仍在各種領域的角落裡奮鬥。
我們(包括我)對那些人依舊繼續虧欠中。

當我們對這些少數幸運站上舞台的報以熱烈的掌聲,那背後含帶著我們罪惡感的補償。

誰沒有虧欠他們?
要不是他們始終沒有虧欠自己,或許我們永遠都不會發現自己的虧欠。

我只是最後仍有個疑問:
等到這樣的熱潮過去之後,我們會不會還記得這樣的發現?

" meta-author=""> 分享至facebook

最近有個綽號叫小胖的人紅到了美國,我在YOUTOBE上聽了"I Will Always Love You"確實很棒。
( 惠妮姐這首歌已經成了一種標的,就好像LOVING YOU裡的海豚音)。
雖然離惠妮姐的境界還差一點點,但素人歌手有的是進步的空間。

小胖這個綽號,代表了"胖"是他全身上下最受矚目的地方,因此他用更令人醒目的部分讓我們轉移。

於是當他站上了國際舞台的時候,我聽到了只會錦上添花的人大談我們台灣虧欠了小胖。
這樣聽起來好像英美比較正義?
可是對不起,我認同大家虧欠了小胖,但苟不能認同只有台灣。

如果沒有選秀節目的興起,保羅帕茲與蘇珊大嬸現在在哪裡?
不要忘了更早之前我們也還有個楊宗緯,只是沒有紅到全世界。

別老是西方西方,他們在這件事上頭,並不比我們高明到哪裡。

不過每當一個醜人天籟令世人驚呼時,我就有一次疑問:
歌聲好跟長相醜到底有甚麼好衝突的?
至少我見過一大把其貌不揚歌聲卻棒透的人。

當我們越驚訝,就顯示了我們以貌取人的觀念有多深。
而驚呼得多遠,就顯示了這樣既定觀念的區域有多廣。

這真是個令人羞愧的測量器啊! 

而據說,
已經有國際唱片公司準備要跟小胖簽約,(這也是會有台灣虧欠說的原因之一)。
另外也有經紀公司有興趣,小胖可能會成為湯姆克魯斯等巨星的師弟。

醜小鴨變成天鵝的古老童話顯然在現實中不斷的被加碼。

這些唱片公司究竟是真心不要可惜了天籟? 還是不要可惜了""商機""?
這有待證明。

而另一個有待證明的是,
孔慶祥大家或許已經忘了,但醜人天籟是最新最夯的流行娛樂,
他們能紅多久?  也會證明我們(包括我)是真心的記取" 暮鼓晨鐘的教訓 " ? 或者真心的被流行給左右?

我始終對保羅帕茲與楊宗緯有較高的敬意,畢竟他們算是這種流行的拓荒者。

拓荒者最了不起的就是在荒漠中依舊保持著前進的勇敢與熱情。
我常常在想如果沒有選秀節目的機緣,他們現在是不是還在世界的某個角落揮汗練唱著。
而眼前看到的那片土地到底有多荒涼?

可是還有無數的楊宗緯或者保羅帕茲可能仍在各種領域的角落裡奮鬥。
我們(包括我)對那些人依舊繼續虧欠中。

當我們對這些少數幸運站上舞台的報以熱烈的掌聲,那背後含帶著我們罪惡感的補償。

誰沒有虧欠他們?
要不是他們始終沒有虧欠自己,或許我們永遠都不會發現自己的虧欠。

我只是最後仍有個疑問:
等到這樣的熱潮過去之後,我們會不會還記得這樣的發現?

" meta-author=""> 分享至facebook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